第六百五十九章 法国行(上)

    刚送里斯通去警局梁袭接到了汉娜的电话请梁袭到巴黎走一趟。

    前天上午汉娜乘车前往西班牙和法国边境期间发生了车祸。当时汉娜车在左车道右车道是拉了三卷钢卷的货车一辆白色小车跟随货车后打左转向灯变道。汉娜汽车减速让行未曾想前方有事故车货车刹车白色小车未完成变道右边车头撞击在货车的左下角。因为前有事故车后被追尾货车司机有些慌张朝左打方向盘导致货车左车头撞击在左边护栏上货车运载的三捆每捆三十吨的其中两捆钢卷失去控制滚了下来。由于是上坡路段一卷钢卷滚向不远后方汉娜乘坐的汽车。

    汉娜司机为躲避钢卷做了一个漂移过程中钢卷撞击在汉娜车的右车头巨大冲击力将汽车甩出翻滚了两圈。好在汽车回正并且还能开司机虽然受伤但也立刻驾驶汽车躲避过由上方道路滚来的另外一卷钢卷。

    汉娜请梁袭、罗密欧和肯西到法国巴黎要求他们给自己一个结论这次车祸是人为还是意外。

    汉娜在法国很有能量不仅各种监控车载视频都有还有多位涉事司机做的笔录司机的资料等等。梁袭在私人飞机上看完了所有的材料之所以这么用心是因此尹莎和长子都打来电话他们非常不希望是一次谋杀因为这代表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血月又开始折腾。

    梁袭对此有别的看法他认为血月已经没有问题即使这次是谋杀那也是汉娜和考斯特的私人恩怨。梁袭想到这里立刻提醒自己不要先入为主。汉娜除了血月之外还做很多生意进攻欲如此强的人做事手段必然雷霆霹雳不得罪人反倒是一件怪事。

    下了飞机后有专车接梁袭前往四十公里外一处葡萄酒庄园豪宅管家亲自接待梁袭告知汉娜不在庄园但汉娜交代过梁袭有任何需要他都会尽可能满足不仅指工作部分吃的玩的只要他能办到就一定会提供。

    梁袭在管家指引上到二楼。与传统欧式建筑不一样豪宅一楼很普通多是各种房间和厨房。二楼有一个大客厅巨大的水晶吊灯让这个客厅看起来无比奢华这里的侍女全部穿着比较暴露的侍女制服每一位都很年轻漂亮。

    老东西肯西已经到了他坐在单人沙发处一位侍女正在给他加茶水肯西的一只手非常不老实的在侍女臀部来回吃豆腐侍女也没有拒绝配合的轻笑。在一边的侍女似乎见怪不怪。

    一名侍女专门为梁袭提供服务她请梁袭落座靠近询问梁袭需要什么眉目之间带有风情。梁袭明白了这豪宅不是汉娜的住所而是汉娜接待宾客的地方她自己不愿意来。或许没有她这位主人在场宾客们会玩的开一些。

    呵呵拿人手短但凡你摸一下侍女的屁股等同欠了人家人情。还不如花钱实在一点。由此梁袭不太看得起肯西。梁袭询问罗密欧侍女回答罗密欧今早就到了。对这个回答梁袭颇为不爽原来在汉娜看来自己是一名替补侦探。

    这老东西不会在黑皮吧?

    梁袭在侍女指引下前往客厅左边通道这里有三个房间侍女要敲门梁袭看锁后示意不用让侍女忙自己的去。虽然知道没事但梁袭还是习惯的左右看看从钱包抽出一根小钢丝开始倒腾锁芯。技艺好久不练花了梁袭一分钟才捅开。右手拿出手机开摄像左手转动门把手轻轻推门而入。

    让人尴尬的是梁袭进门看见罗密欧端了一杯茶靠在一边静静的等待的看着自己。

    “哈哈!”说些什么呢?

    罗密欧指了一下:“房门上有监控。”

    梁袭看玄关位置的监控视频原来监控安装在房门的上方。

    罗密欧朝房间内走道:“这是个银窝。虽然管家保证把我的被褥什么都换新的但我实在不想躺在老男人躺过的地方。”为什么是老男人?因为老男子掌握了很大比例的权力与财富。

    罗密欧走到窗前看户外:“整个地方都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梁袭笑:“没想到你还有洁癖。”

    “不不我认为把很隐私的事情娱乐化并不搞笑也不是开放。想到将女性或者男性当作商品供应给有权势的人享用不由让我想起奴隶制所不同的是奴隶社会用的是鞭子现代社会用的是金钱。”

    听罗密欧话语中带有情绪梁袭询问得知昨晚汉娜就亲自打电话给罗密欧。而罗密欧当场拒绝他没有兴趣到法国去办桉。今天一早上司登门拦住了休假准备出门钓鱼的罗密欧做了一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后罗密欧碍于情面只能答应跑一趟。

    这么一对比梁袭觉得人家到了中午才通知自己是有道理的一个电话自己就屁颠屁颠来了看人家罗老师你有钱都请不来。有能力的人要拍权势马屁只有不可或缺的人才有资格将权势踩踏在脚下。

    “出去走走。”罗密欧把茶杯放下:“感觉杯子里的茶水都弥漫着口臭和老痰的味道。”

    ……

    后花园是林间小路花丛摇椅草地吊床似乎每走几十米就能发现一个适合男女谈心的地方。到了晚餐前管家说明后梁袭才了解什么叫先入为主。豪宅并非银窝而是汉娜家族召开可夫家族会议年度聚会的地方。设置隐秘场所是为了让他人更好的私下交流。二楼的大客厅是会议室三楼和二楼的房间是家族长辈居住地方一楼是次长辈的住所晚辈只能住20公里外的宾馆。

    问题出在侍女身上汉娜确实有一处供给权贵们享乐放纵的安全场所。当管家接到汉娜命令得知贵宾都是男性后就从那里调派了五名年轻貌美的侍女到豪宅工作。管家的想法很单纯你喜欢可以随意不喜欢侍女也能尽职的完成自己的接待工作。

    侦探不一定都是对的特别是主观情绪为主体时。实则普通人一旦被主观情绪所左右其做出的判断基本不符合利益。诸如要死要活嫁给痞子的女孩为了一句话把人捅死的罪犯等等。

    梁袭道:“主观情绪又是人类本能的体现是一种真实的应该受到尊重的思维。”

    罗密欧鄙夷:“一个客观思考事情的人却鼓励人们用主观下结论你不感到讽刺吗?”

    “哈哈。”梁袭笑:“作为一位工头我会鼓励大家当民工而不会鼓励大家当工头。言归正传对桉子怎么看?”

    罗密欧摇头:“没看不想看。我想做我有兴趣的事不想做被迫去做的事。”

    这就是主观情绪我不爽所以我不干。没什么不对梁袭说的尊重指的就是这类主观情绪。如果每个人都是理智派那公司企业内会全是小人。领导让大家义务加班虽然员工们都不愿意但没人敢说不因为谁也不想成为出头鸟。

    诸如现在的00后就不同不加班给多少钱做多少事不看你老板脸色我来工作不是让你老板开心而是让我自己开心。改变职场风气还要看00后。十年后要么他们被磨平棱角和前辈们一样当社畜。要么职场风气为之一新。到底会怎样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参数:出生率。在没有孩子家庭情况下行走江湖爽就完了。反之为了孩子和家庭天大的侮辱和委屈都得扛下来。

    忍字头上一把刀理性有时候是被逼出来的!

    梁袭觉得自己不是来法国办桉而是来做思想工作。与罗密欧转了几圈梁袭直接找到管家要求更换住所住宾馆也行。管家询问得知原因后立刻向罗梁道歉说明了豪宅的用途也说明了只有上规格的贵宾才会被安排到这里。

    由此性情舒畅的罗密欧去工作梁袭已经熟知资料悠闲的喝起了下午茶。反观肯西那边这个老东西牵了一位侍女进入自己房间后两个小时了还没出来。梁袭没有和肯西打招呼他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侦探圈的人即使认同肯西是一名侦探也要表明他是一个垃圾侦探。一方面说明圈内人对肯西能力的肯定一方面说明大家对肯西人品的鄙夷。

    肯西完全不在乎大家怎么看待他别人不和他打招呼他无所谓自己玩自己的。他也不主动找人说话。到了晚上七点管家通知晚餐后肯西才磨磨蹭蹭从自己房间出来。在客厅的梁袭捕捉到先出来的妹子流露出的憎恨表情妹子看见梁袭看她又恢复了甜美对梁袭甜美一笑致意。

    三位侦探下楼到后花园餐厅这里是半露天的餐厅桌椅餐布铜烛红酒水果一应俱全。西餐的桌子长型汉娜坐在一边的中间身边没有放椅子三位侦探只能是坐到了汉娜的对面。

    见到三人汉娜站起来引位道:“三位因我有急事多有怠慢请坐。”

    三人落座后汉娜没有立刻问桉子让人先上菜。侍女们帮忙分菜帮忙倒酒一通折腾后每个人的盘子和杯子里有了食物和饮料。管家清场后自己也回到豪宅内把整个后院留给四个人。

    汉娜询问:“几位侦探对本桉有什么看法?”她扫视三人并没有指定发言人。

    肯西肯定不会第一个开口罗密欧左右看梁袭和肯西没有发言意愿后道:“如果是个意外过于巧合。如果是谋杀过于精巧。即使是肯西大侦探这样的高手要进行布局成功率也不高。”

    肯西问:“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夸奖?”

    “不用谢。”罗密欧回答。

    早年最着名的侦探有四人分别是约翰、肯西、可兰特和摩多。可兰特已经归隐田园别说邀请他就连联系他都困难。摩多和约翰已经去世只剩下肯辛这一个老东西还在江湖上闯荡。中年罗密欧在刑侦界名气很大青年梁袭在伦敦司法部门中名气很大但他们两人在欧洲侦探圈内没有什么名气。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圈但知道肯西资历等肯定比自己强。

    罗密欧没有给这位前辈面子实话实说。对此梁袭有着不同看法:“如果在一个月前我也会这样想。但是现在我的想法要保守的多我认为如果肯西大侦探愿意布局的话是有能力制造出一场意外谋杀。”

    梁袭称赞肯西的能力而不是说肯西干了什么事这句赞美让肯西无法反驳只能谦虚道:“谢谢太看得起我了我没有这样的能力。”

    梁袭笑道:“你太谦虚了刚刚一个月前才打败我。”

    汉娜看肯西还有这回事肯西完全听不明白疑问:“一个月前我们见过面吗?”

    “不需要见面。”梁袭道:“作为前辈也请你直爽一些我承认输了而且我确认是你。”

    肯西笑道:“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呵呵。”我就不承认。不承认你无法肯定承认了你就能肯定。

    汉娜道:“罗密欧请接着说。”

    罗密欧道:“这条路段只有双车道按照交通法规定货车正常行驶车道为右车道。第一辆车抛锚小汽车。它在右侧车道根据初步鉴定小汽车抛锚原因是因为左前轮爆胎。爆胎时间在事发前40秒左右。司机首先下车查看在未设立警示标志情况下货车和汉娜你们的车到达。这辆车我拿不准看法。”

    梁袭补充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如果说司机说的是实话当时在上缓坡速度并不快破绽在于爆胎之后司机应该把车靠到右边的应急车道但司机没有这样做。不过我想到了一个解释当时车速不快司机是一位三年驾驶经验的司机从未经历过爆胎汽车发生异常后第一个反应下车检查是很正常的行为。他的证词、行为能解释得过去。”

    罗密欧道:“根据机构鉴定爆胎原因是这辆车是一辆有六年历史的二手车最主要是轮胎也有六年历史并且已经跑了12万公里爆胎只是时间问题。推测当时轮胎碾压到小石子之类的物体催化了爆胎。轮毂上没有找到炸爆的痕迹。如果说有意为之那只能是司机碾压提前放置在车道上的尖锐物下车之后挖出尖锐物带走。此外尖锐物有可能伴随爆胎飞走由于只是交通事故警方没有对附近进行大规模搜索所以无法确认爆胎是否为故意行为。”梦笔阁免费小说阅读_www.mengbige.com